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故事

梧桐小说潮头踏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17:22

郁秀峰终于做出了这一生又一个重大决定,他要放弃国家干部的身份下海经商了。做这样一个重大决定,他没有和家里任何人商量,也没有和朋友们通过气。可他并非一时兴起的心血来潮,其实做过很长时间的思考,才了下决心。这个决定可谓是郁秀峰的深思熟虑。    郁秀峰想起在局长的办公室,自己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李志清局长的几句话。  “小郁,你不会是一时心血来潮吧?怎么会想起辞职了?你父亲同意吗?你可是一个国家正式编制的干部,大学毕业生,正科级,怎么就想辞职了?”  郁秀峰笑笑,没有回答,只是说:“李局长,辞职是我个人行为,就请组织上批准吧。”  李志清手里拿着一支钢笔,说:“我希望你考虑好啊。我不妨透露一个信息给你,局党委正在考虑调整你们处的领导班子,你很可能是新班子的成员。”  郁秀峰还是那副样子催促着:“局长,您签字吧。我觉得坐办公室不适合我。”  李志清无可奈何地在郁秀峰的辞职报告上签了字。  郁秀峰满意地拿着那副辞职报告退出了李志清的办公室。  李志清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想了想,还是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机。  “您好,是郁书记吗?您好,你好。我是园林局的李志清。对,是我。我想有个事儿,还是要想你汇报一下。秀峰今天交了一份辞职报告,我已经签字了。不知道这件事他有没有和您商量过?没有?可我已经签字了。他一定要我签字。理由?没有。他说自己不适合坐办公室的工作。我已经把局党委准备提拔他担任副处长的信息透露给他了。是的,那好……我明白了。您放心,我们随时欢迎他回来的。对还是副处的位置。不客气,应该的,他本来就是党委考察过的青年干部。那就这样吧,有时间欢迎你到我们局检查工作。再见。”  李志清给市委书记郁翔龙挂过这个电话,才算心里踏实了。郁翔龙虽然从来没有为自己儿子的工作,给园林局打过任何招呼,可李志清觉得郁秀峰辞职这么大个事儿,还是应该向他通报一声。    郁秀峰骑着自己的摩托车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城东的一所中学。这所中学的北面有一片荒废很久的厂房,那是原来学校的校办工厂。因为经营不景气,前几年就关门了。郁秀峰为了自己的创业设想,一直在寻找厂址,不久前有个朋友告诉他,城东八中有片旧厂房。  郁秀峰把摩托车停在紧闭的铁门外面,敲起门来。敲了很久,铁门旁边的小门打开了。  走出一个睡眼惺忪的老头,问他:“你有事?”  郁秀峰笑着说:“你好。我心想问问这厂房出租吗?”  老头重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你要租厂房?这个我不知道,我就是看大门的。你去旁边的学校问问吧。”  郁秀峰看见他打算关门,忙说:“你能让我进去看看吗?”  老头想了想,同意了。  “我去开大门,你把车推进来吧,放外面不安全。”  “谢谢你。”  郁秀峰把摩托车推进大门,支好。站在那里观察这个荒废的旧厂房。  老头对他说:“里面啥也没有,你随便看吧。我回屋了,有啥事你叫我。”  “行,我在里面转转。老人家你贵姓?”  “免贵,姓张,张满囤。”  “张师傅,你先歇着,我自己看看。”  这是一个旧庙改造的厂房,不知道当年供奉的是哪里神仙?如今大殿里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三座大殿和两个偏殿都曾经被改造成了车间和仓库。另外又在里面重新舍了个小院,里面修建了两排青砖瓦房。郁秀峰走过去仔细看了一下,很显然是原来的工厂办公区。整个厂区外面有一片小空场,面对大门,种着几棵高大的雪松。小空场的南面有一排简易房,似乎应该是给工人准备的宿舍?  郁秀峰在里面仔仔细细转悠了几圈,心里也就有数了。他重新走到大门口,轻轻敲敲门口那间传达室的小门。  张满囤打开门,笑着说:“看了这么久?看起来你真打算租下了?”  “张师傅,你是学校请来看门的?”  “是啊,我是这个学校的老工友,退休了,没啥事,就看看门。你要真租下来,我也可以给你看门。”  郁秀峰笑了,一面推车出去,一面对张满囤说:“行啊,我要租了,一准请你看门。”  ……    郁秀峰的摩托车刚刚开进自己家的小院子,一条小花狗已经欢叫着朝他扑过来,后面跟着个4、5岁的小姑娘,大声叫着“爸爸,回来了。”  郁秀峰下车,大笑着抱起女儿小慧,小花狗在他脚下拼命打转,叼着他的裤脚管。  郁秀峰甩掉它,笑着命令:“妮娜,快去把我拖鞋拿来。”  郁秀峰抱着女儿走上小楼的台阶,小花狗已经叼着他一只拖鞋跑出来,放在他脚下,又进去叼了一只出来。郁秀峰换好鞋走进客厅。  陈阿姨在厨房露出头,笑着问:“秀峰回来了。你想吃啥?我给你做。”  郁秀峰一边逗女儿,一边回答:“别另做了,我随便吃什么都可以。秦华回来了吗?”  “没有,来过电话,说今天不回来吃晚饭了,医院有个手术。她要加班。老爷子回来了,在书房。好像气色不太对,进门就问你,我说还没有回来,就去书房了。你小心点。”  陈文媛阿姨是郁秀峰小时候的保育员,郁翔龙和妻子葛凤飞双双从部队转业,要调到滨海市工作时,她坚持要一起跟着走。结果郁翔龙夫妻只好带着她一起到了滨海,她从来把自己当做家里人,尤其喜欢秀峰,完全当做自己儿子。郁秀峰是她从小带大的,现在又在带秀峰的女儿小慧了。每天接送小慧去幼儿园都是她去,还要给一家子做饭。葛凤飞一直说,她就是郁家功臣。郁翔龙很忙,一个大市的市委书记,岂有不忙之理?葛凤飞更忙,葛凤飞是南方省的纪委书记,整天不在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丢给了陈文媛这个阿姨去操心了。  郁秀峰还有个姐姐,叫郁秀华。不在滨海市,很少回来。这个家平常总没人,大家都在忙。只有陈文媛带着小花狗妮娜在家里。    郁秀峰哄女儿玩了一阵,让她自己去看书。自己到了楼上,走到父亲书房门口,看见他坐在写字台前,在看一份文件。  听见脚步声,郁翔龙放下手上文件,转过脸对他,说:“怎么,有事和我说?”  郁秀峰迟疑了一下,说:“没啥事儿。听陈姨说你气色不太好,上来看看。”  郁翔龙指着沙发,说:“进来吧。”  郁秀峰不知道应该怎样与父亲谈自己辞职的事儿?他感觉父亲未必不同意。不过他们家有个约定俗成,无论是谁?都有权自己做主自己的事儿。其他人可以反对,却不能强行干预。这个规定是郁翔龙定的,从郁秀峰才8岁的时候就知道了,否则他今天不会对李志清说那句话了。  郁秀峰做到了父亲对面,看着父亲的脸说:“您是不是知道我辞职的事儿了?”  郁秀峰知道这么大事儿,不可能瞒得住父亲,他也没有打算瞒过。  郁翔龙反问:“这么大事儿,为什么不提前和我们说说?”  郁秀峰用手指着父亲桌上的文件,说:“国家要深入体制改革,打破现在的各种体制,改变全民都吃大锅饭的局面。中央这个决定,您和我妈比我,更加明白其中的深刻道理。我也是个共产党员,实在看不惯机关里人浮于事,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半天的工作状态。爸爸,我虽然有过上山下乡的经历,也进过工厂历练了几年。恢复高考以后还考上大学读了几年书,就是不习惯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日子。我想走一条自己的路,自己创业……”  郁翔龙一言不发地听着儿子说自己的打算。他一个市委书记,岂不会不知道这次国家改革的力度和影响力?中央下了决心,前两年是农村的包产到户,彻底打烂了农村吃大锅饭的局面。从今年开始改革的重点已经究转向城市,要全面开展对国营企业的改革。正式启动了关停并转的指导性政策,将有大批的国营企业干部职工面临丢掉铁饭碗下岗的危机。尽管国家机关的改革还要在过一段时间,可尽快结束机关现在的局面,也已经是迫在眉睫了。自己的儿子,一个年仅35岁的年轻党员,有这样的心胸、远见和胆略,自己这个做父亲的由衷高兴。可是真要走出辞去国家机关干部的职务,去自谋出路,下海创业,那又该是怎样的困难重重?  等儿子把自己的观点说完,郁翔龙才赞许地说:“你能这样想问题很好。可你也应该知道兹事体大,需要得到家人支持吧?起码也应该和小华商量。你要下海创业,具体做什么?特别是启动资金怎么解决?”  郁秀峰说:“想过,可能不够具体。我想开办一个服装厂,资金,我们还有一部分存款。”  “你要动用存款,小华会同意吗?启动资金究竟需要多少,你心中有数吗?服装厂的厂址选在哪里?销售问题怎么解决?”郁翔龙向儿子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郁秀峰不得不佩服父亲看问题的敏锐角度,所有问题都是非常关键的要害问题。郁秀峰简约地回答了这些问题后,郁翔龙还是要他认真和妻子秦华商量之后再做决定。  郁秀峰当然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  这几年,他们夫妻之间出现了一些问题,在这个家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郁秀峰的岳父岳母都是名牌大学的教授,秦华受了母亲很大影响从医科大学毕业后,在市里一家大医院担任外科主任医师。两个人是在一次大学生联谊会上认识的。  这些年,随着时间的变化,他们的夫妻关系变得有些微妙。秦华开始以医院工作忙,加夜班为由,常常不回家过夜了。郁秀峰心里明白,也许是对妻子的关爱少了吧?郁秀峰不愿意相信那些传进耳朵的流言蜚语,好像是秦华的一个早年追求者,海外学成归来,正好也到了秦华所在的医院?郁秀峰宁愿相信是自己和妻子之间的沟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少了的缘故。  郁秀峰想应该接受父亲的建议,趁着这次的事儿,好好与妻子沟通一次,修复一下夫妻感情方面的裂痕。    晚饭后,郁秀峰回到自己房间,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按照陈姨的转告,她现在应该在医院值班室值班,或者在尚未完成手术的手术室里。  电话是郁秀峰一个熟识的医生接的,她叫毛玉翠,是妻子同科室的主任医师,也算是秦华在业务上强有力的对手了,只是毛玉翠对郁秀峰一向很有好感。  “你好,市立医院外科值班室。请问找哪位?”毛玉翠职业化的问话很标准,而且声音很甜,有点柔中带糯的感觉。  “我是郁秀峰,毛大夫,秦华在吗?”郁秀峰在电话里就仿佛看见了毛玉翠甜糯的微笑,也用轻柔的话问着。  “是你啊。秀峰好久都没有见你了,怎么也不到我们这里来了?”毛玉翠听出了郁秀峰的声音,说话的语气和音调变得更加妩媚动听起来。  “看你说的,你们那种地方,健康人少去。”郁秀峰也开起玩笑。  “咯咯咯”对方的电话里发出清脆的笑声。“秀峰,你还是那样幽默。来这里就一定要看病,不能看人吗?比如看看秦华大夫,或者看看我,都行吧?”  郁秀峰不想在和她这样调侃下去了,郁秀峰自从次在秦华的科室里认识了毛玉翠,就从她灼人的眼光里看出一些东西。他还知道毛玉翠是个单身女人,是离婚了,还是从来没有结过婚?就连秦华也搞不清楚了。  郁秀峰转换了话题:“帮我找一下秦华,她是不是还在手术台上?”  “今天晚上医院没有手术啊。”  毛玉翠的回答让郁秀峰心里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妻子为什么说谎?郁秀峰不得不开始想到近一年多来,秦华总是说有手术,或者值班而滞留在医院的理由。  “秀峰、秀峰”听不到郁秀峰的回答,毛玉翠连着叫了两次。  “哦,没事,也许是我记错了。她好像是说晚上要去个老同学家里,我给记错了。”郁秀峰不得不快速替自己的妻子圆谎。  “咯咯咯”毛玉翠又在笑了。“秀峰,你没事儿吧?你这样一个人,什么时候会记错这种事情?”  毛玉翠毫不留情戳穿郁秀峰的谎言,让他更加被动起来。  好在毛玉翠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突然换了话题:“秀峰,我求你一件事,行不行?”  郁秀峰心中侥幸她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忙问:“这么客气就不像老熟人了吧?说吧,什么事儿?只要我能做得到。”  毛玉翠幽幽地叹着气,说:“唉,也没有大事,就是今天心情好坏,想找个人陪我喝一杯,你肯屈就临时作我的酒伴吗?”  毛玉翠说得楚楚动人,郁秀峰有些为难起来。一个女人独自在外飘零的日子的确不好过。  郁秀峰想了想,对毛玉翠说:“我可不会喝酒。这样吧,找个地方去喝杯咖啡吧。我请客。”  电话那边的毛玉翠显然有些喜出望外,很兴奋的声音传进了郁秀峰的耳朵里。“真的。谢谢你,秀峰。我还有半小时下班了,你来接我吧。好不好?”  郁秀峰索性痛痛快快地说:“行!坐我的摩托车后面,你不怕吧?”  “不怕,那多刺激?”  郁秀峰去陈姨的房间看看已经熟睡的小慧,然后对陈文媛说了一声。  “陈姨,我有事出去一下。”  陈文媛关心地问:“要骑摩托吗?骑车出去就不许喝酒。” 共 1525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