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金融

刻之痕 刻之痕(1)

发布时间:2020-01-16 17:50:51

刻之痕 刻之痕(1)

林秋有点口干舌燥。

不仅仅是讲了太久的故事,还因为艾丽莎此刻就穿着一身淡薄的睡裙,这让他的雄性荷尔蒙比同期增长了6个百分点。虽然林秋在遇到初代国王之后,就打算效仿对方光棍地来、再光棍地去这种行为,但再怎么说林秋也是一个正常青少年。

这意味着无心的色诱术都能对他造成拔群的伤害。

倒是造成了这一切的耶梦加得睡得安稳,它舒服地蜷缩在棉被里,尾巴尖还时不时晃动一小下——这床上再也没有翻来覆去不睡觉害得它也睡不着的人了!

和艾丽莎聊天很开心,她比菲尼克斯更了解人类的情感,并且艾丽莎其实是一个心思非常细腻的姑娘。而这一切优点加起来,却让林秋在同时感觉到有一丝疲惫,因为他不能想糊弄菲尼克斯那样糊弄艾丽莎。

“如果他们成功了,你会发生什么?”

当艾丽莎问出这个问题时,就意味着她把林秋刚才说的话都当了真,并且渴望得到林秋的回答。林秋觉得这时候再用一些常规的手段已经没用了。被神秘机构的研究者带走,进行长期的大脑研究,这是他根据科幻想象出的情节。

然而无论在另一个世界他正经历着“浪漫主义”或是现实派的生活,结局其实都殊途同归。

所有人都告诉他,一次性挥霍了三种不同的力量后,这具身体会分崩离析。而到了那时,如果他意识或者说灵魂侥幸存活了下来,那么迎接他只有两种可能——像初代国王的残魂般永远在贺露提雅飘荡,或者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体,继续自己作为普通人的生活。

无论哪种可能,都让林秋有些怅然若失。

其实当他平复下来之后,他发现自己之前似乎是误解了艾丽莎。

如果在没穿越之前,有个人突然来到他的面前口口声声说自己来自另一个位面,他绝对会认为对方是分不清幻想和现实的中二少年,又或者是进行“秦始皇复活诈骗”的犯罪团伙。而在那种情况下,艾丽莎都没有对他大发雷霆。

也许,这就是伟人们所说的爱情的力量?

可是,艾丽莎。

你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更加……难以回答了。

当你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几时,还会试图对亲近的人表达的自己最真实的情感么?尤其是,你倾诉的对象是一个拥有永恒生命,能见证几代历史变迁的圆桌骑士,这种情感或许也会被艾丽莎铭记几个世纪之久。

艾丽莎没有催促林秋,她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林秋的答案。

“艾丽莎,没有人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当灰袍法师对歌斯娅留下临终嘱托时,他无法预料歌斯娅心中的『爱』会给整个世界带来浩劫;当初代国王转身与贺露提雅告别时,他也绝对预料不到那是贺露提雅留给他的最后记忆。

所以林秋更不可能知道这具身体分崩离析后,会发生了什么。

可是阿兹-特瑞斯也说过,只要活下去,说不定就会有好事发生。

“后面那个故事也只是我的推测,也许我会永远留在这里也说不定。”

“也就是说,也有可能你会消失,或者回到你原本的世界。”

艾丽莎的思维永远是如此的敏锐,她能在顷刻间看穿林秋言语中的漏洞,并在林秋想好对策前说出来。

“是的,也有这种可能。”

林秋咬牙点了点头。

而且可能性还不小,艾丽莎唯一不知道的,恐怕就是他在封印西斯后一定会死的事实吧。艾丽莎没有立刻说话,她侧过脸盯着紧闭的房门有些心不在焉。她无法形容此刻涌动在心头的情感,她有些不舍,但为了大义,又无法说出任何挽留之言。

这是或许就是她和菲尼克斯最大的不同,当成为教会骑士的那一刻,她就永远失去了不顾一切地追逐的权力。圆桌骑士,贺露提雅最后的守护者,她的一言一行或许都会影响甚至改变这个世界的未来,而她面前的少年很可能是唯一能阻止西斯的人了。

“谢了,艾丽莎。”

林秋忽然开口说道了。

艾丽莎有些不解,她不知道林秋有什么好谢自己的。截至目前,她都只是充当了一个听众,倾听林秋口中听起来像是真的存在,却又让她不愿意相信存在的世界。

“谢谢你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林秋觉得相信他所说的故事,和相信那些秦始皇真的复活了还急缺10万资金找你运转的骗局差不多,甚至后者似乎看起来还更有依据一些——至少秦始皇真的在历史上存在过,而无论在阿卡兰度还是贺露提雅的历史中,都从未提到过任何有关地球的信息。

这一刻,林秋似乎终于明白了初代国王话中的含义。

在温妮莎构筑的幻影中,初代国王问他:“有没有那么一刻,你突然无比渴望将她拥入怀中,吻上她的双唇?”

他觉得现在就是阿兹-特瑞斯形容的情景。林秋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回到了地球,他能骄傲的打给自己的父母,宣称也有姑娘真心喜欢过自己。

但在同时,林秋也真实的感受到了阿兹-特瑞斯当年面对贺露提雅时的无奈。

强烈与非理性的情感只会维持短短数秒,然后他就想起了自己肩负的使命。不过如果自私一点看待这个问题,林秋发现自己比初代国王的处境好了许多,因为初代国王活得足够久,在阿卡兰度陷落后,他经历了战争,建立了王国,而失去贺露提雅的悲伤也如影随形地跟着他。

而如果他到时候连意识都不存在,自然也不必烦心这些事了。

所以,他有机会做的比初代国王做的更好。

“艾丽莎,我们来做出一个约定吧。”

“我在听。”

“如果我真的不幸消失了,你千万不准来找我,因为……”

林秋紧蹙眉头,似乎在仔细寻思一个能够令人信服的说辞。屋外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他的故事已经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而且他已经没有新故事要告诉艾丽莎了。

终于,林秋想到了说辞。

“因为想要找到我可能需要耗费很长很长时间,但我这个人记性不好,连小学同学的名字都被我忘得七七八八了……万一到时候你找到我,我却记不起你,那岂不是就尴尬了?”

“你会忘记这里的一切?”

“必须会,我记性可差了。”

“……”

“如何?”

“一言为定。”艾丽莎点了点头。

提尔。

如果你真的把一切都忘了,到时候我就把你揍到把所有事都记起来为止。

达成约定的同时,艾丽莎在心中默着。

无论林秋藏到哪里,跨过了一条河、一座山或是一个世界,她都会把林秋揪出来——就像当初在塔伦王国的夜市逮住这家伙时一样!

第二一四医院怎么样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怎么样
江西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莱芜治疗牛皮癣方法
徐州白癜风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