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金融

雀巢征文娥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9:04

我的家乡在稷王山下,那儿曾经是“汾南抗日游击支队”的根据地。至今,那里还流传着许多抗日的故事。从这些故事中,我认识了一个叫娥子的女人……  ——题记    【一】  没出嫁前,娥子的好看就在方圆几个村出了名,不要说那圆脸、大眼,也不提那小嘴、高鼻,单就那两条黑油油的大辫子,就不知道迷到了多少小伙子。  娥子不但人长得好看,还做得一手好女工。有人这样形容她的绣活:绣花可闻香;绣果能解馋;蝶儿花间飞;喜鹊枝头闹。俗话说:一家有女百家求。何况是娥子。因此,没等娥子长到十五岁,她家的门槛就差点被说媒的给踢断了。可有钱的、有权的说了不少,娥子一个都没看上,独独看上了来她家做活的小木匠黑娃。  娥子的爹是七里八乡有名的正骨大夫,对宝贝女儿很是疼爱,总想给她找个有钱的婆家,一听说娥子看上了小木匠,当场就气得吐了血,可是任凭他怎样打骂,折腾了整整两年,楞是没把娥子嫁给黑娃的决心给折腾掉。于是,在娥子十七岁那年,一顶花轿,在阵阵喜庆的唢呐声中,把她抬到了埝下村黑娃的家里。从娥子嫁过来的那天起,埝下村就开始流传一句话:黑娃木工手艺强,娶来仙女当婆娘。  埝下村位于稷王山下,村里十几户人家,散布在山里沟沟叉叉中,住的都是靠崖打的土窑。反正这里多的是山,随便找个崖厚实点的,崖前平坦的地方,只几天工夫,窑洞就成了,不怕没地住。有能干的,像黑娃,还会把窑前围起来,给自己修一个院子,再安上一个木门。  黑娃比娥子大三岁,长得高大派场,是一个憨厚纯朴的山里人。能娶到娥子,他觉得自己是上辈了烧了高香,对娥子自然格外疼爱,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娥子。每次从外面做工回来,都要给娥子买一些小玩艺,还常常给她讲一些他听来的新鲜事。慢慢的,娥子从他嘴里知道了国民党、知道了共产党,还知道了稷王山下有一支专打日本鬼子的游击队。  娥子在结婚三年后怀上了孩子,听到这个消息,全家人都高兴坏了,尤其是黑娃,兴奋得一蹦三尺高,跑到大门口对着稷王山就大喊起来:我有儿子啦!我有儿子啦!  稷王山里到处都是他的回声:有儿子啦、有儿子啦……转眼,娥子怀孕七个月了。这时,日本鬼子到处搞封锁,搞扫荡,人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怀了孩子的娥子因为缺营养晕过去了好几次。黑娃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暗暗打定主意要到山外找活干。正好这时候,有一家老主顾托人捎话来,说儿子要结婚,让黑娃过去给打套家俱。  黑娃去和爹娘商量,爹娘先是不同意,说现在世道这么乱,怕他出去有危险,可架不住黑娃再三恳求,只好答应了,让他干完就赶紧回来。  可是,娥子却死活不同意黑娃出去,她对黑娃说:“只要咱一家人在一起,日子就是再难、再苦,我也高兴。我不要你出去挣啥钱。”  黑娃脸上堆着笑着说:“只干五天,以后我保证再不出去了  娥子脸一拉:“一天都不行,不准出去就是不准出去。”  黑娃害怕娥子生气,赶紧说:“好好好,不出去,不出去,在家陪你生儿子。”  娥子听了这话,用手抚着隆起的肚子笑了。  第二天早上娥子醒来,家里却没了黑娃的身影,她赶紧到院里一看,那些木工家伙也不见了。她腿一软就瘫在了院子里,放声大哭起来,一哭就是半天,谁劝也劝不住。  从那天起,娥子开始扳着手指头过日子。每天,太阳刚从东山露头,她就盼着太阳赶紧转到西山落下。好不容易盼到了第五天。  天刚蒙蒙亮,娥子就起床了,她又是抹桌子,又是扫院子,不等太阳出山,她已经把早饭做好了。  娥子摆好碗筷后,走出大门,站在门口的土岭上往远处张望,山路弯弯曲曲,没有一个人影,唯有路两旁的树被风吹得摇曳着身躯。娥子看了一会,突然感觉有些心慌意乱,肚子的孩子也开始来回的翻腾。她把右手放到肚子上,轻轻地说:“儿子,不要着急,你爹马上就回来了。”  这一天,娥子不知到土岭上张望了有多少次,但每次都是怀着希望去,载着失望回。天擦黑时,焦躁不安的娥子终于看到山路上有了人影,但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他们也不是在走,而是在跑,还有人喊着娥子的名字。  娥子赶紧迎上去,她看到几个小伙子抬着一个门板,门板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仔细一看,正是黑娃。娥子发疯般地扑过去,惨叫了一声就晕了过去。  等娥子醒过来,家里已经挤满了人。全村人听到消息都过来了。有人给娥子讲了事情的经过。  这天,干完活的黑娃急着往回赶。当他走到一个山头时,突然看到有两个日本鬼子正在纠缠一对小夫妻,其中一个鬼子在翻看抢下来的包袱,另一个却在撕扯那个小媳妇的衣服。丈夫使劲抱着鬼子,让媳妇赶紧跑,可哪里又跑得脱?眼看着小媳妇要受欺负,黑娃再也忍不住了,他从包里拿出锛子就冲了过去。那个鬼子听到脚步声,回过头看到黑娃,吓了一跳,赶紧松开小媳妇,和黑娃扭到了一起。小媳妇趁机跑走了。等小媳妇领着村里人赶回去时,两个鬼子已经走了,只剩下黑娃和那个丈夫两具血淋淋的尸体,身上都被扎了十几刀……  在黑娃下葬二十天后,娥子生下了不足月的儿子她给儿子起名叫“报仇”,小名“九儿”。    【二】  生下九儿的第三天,娥子就下地干活了。公公婆婆因为黑娃的死受了刺激,都病倒了。这个家只能靠她撑起来了。  一天中午,娥子给公婆送完饭回到自己房里,刚一进门,就听到窑顶上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紧接着又听到院里“嗵”的一声,似乎有人从窑顶跳了下来。娥子惊疑地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正坐在院子的地上,他一边挣扎着想站起来,一边对娥子说:“大嫂,我是汾南游击队员,有鬼子在后面追我。”  娥子将小伙子扶进房间,一边让他上炕钻进自己的被窝,一边将自己头上缠着的布条缠到他头上,然后又将九儿塞到他怀里。刚做完这一切,就从大门外传来了霹里啪啦的脚步声和叽哩哇啦的叫喊声。没等娥子走到门口,院门已经被撞开了,十几个鬼子闯了进来,进门就到处搜查起来。因为怕着风,娥子的房间里蒙得严严实实的,门口还挂了一个厚门帘,里面黑乎乎的,里面有股怪怪的味道。鬼子看到炕上躺着一个头上缠着布条的人,边上还有一个孩子,只道真是一个坐月子的女人,掀开门帘看了一眼就出来了,用刺刀逼着娥子问她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跑过来。娥子看着那明晃晃的刺刀,心里又恨又怕。但她很快镇静下来,用手指了一个方向说:我看见一个身影往那个方向跑了。  鬼子信以为真,急忙追了出去。  鬼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游击队员从被窝里坐起来,满脸感激地对娥子说:“大嫂,真是太谢谢你了。”说完,下炕就要走,可是,只听“哎哟”一声,他一下子摔倒在炕底下。  娥子走过去,一看他的右脚肿得很厉害,知道他是刚才跳崖时把脚摔伤了,就对他说:“你这样子咋走,只怕还没走出村就让鬼子给逮住了。还是在我这儿把伤养好了再走吧。”  游击队员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我还有任务,必须马上走。”说完试图往起站,可试了几次,都站不起来,反而疼出一身汗来。  娥子摁住他说说:“这样吧,你在这儿养伤,我帮你完任务,这总行吧?”  听了娥子的话,游击队员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他神色坚定对娥子说:“好,大嫂,那就麻烦你了。”说完,他撕开上衣的领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纸卷。他把纸卷递到娥子手里,严肃地说:“大嫂,这是一份很重要的情报,今天晚上必须送到后山的黄家坪,越早越好,鬼子明天对游击队有大行动。”  当时的稷王山一带活跃着一支打鬼子的游击队,队长叫秦胜武,很会打仗,他借着稷王山有利的地形,打了几次伏击,每次都打得鬼子屁滚尿流,灰留留地丢下几十具尸体逃窜了。因此,鬼子对秦胜武是恨之入骨,一直想找机会消灭掉这支队伍。这次鬼子集结了大批队伍,准备对游击队进行合围。  娥子把纸卷接过来,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全身,飞快地解开头发,把纸卷小心翼翼地卷在头发里,然后重新扎成发髻,再在外面罩上发袋。  游击队员看着娥子的举动,满意地点点头,郑重其事说:“大嫂,你把情报送到黄家坪村西第三家,记住,这家门前有个石碾子,西墙跟有棵大槐树。你把信放在石碾子下的半块石头底下,然后在大门上拍三下,连拍三次,你就可以走了。”  娥子点了点头,说:“你就放心吧,我保证送到,不耽误事。不过,你在这儿不安全,我得把你先藏好。”  为了躲避日本鬼子的扫荡,当时家家都准备了藏身之处,黑娃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家里牛圈的后墙上挖了一个暗窑,里面盘了一个炕。窑口堆着树枝、柴火和一些杂物。娥子把游击队员张强(这是她刚知道的名字)搀进窑洞,又把窑口精心地伪装好,这才离开。  娥子把九儿送到婆婆家里,说自己有事出去一下。为了不让老人担心,她没说去干啥,只说有点事,可能回来迟一点。  这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弯弯的月亮刚刚爬上山凹。  娥子趁着月色沿着沟槽的小路疾步往后山走,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情报送出去,让游击队员多杀几个鬼子,给黑娃报仇。  黄家坪位于稷王山的后山,离埝下村不远,大概有12、3里路,但要翻过一个山头。山上沟壑纵横、野草从生,荆棘长得有一人多高,里面时常有野狼出没。这样的路,白天走都让人害怕,何况是晚上。  娥子刚开始顾不得害怕,她只顾低头在杂草丛中穿行,急急的脚步声惊飞了几只野鸡。当走到山顶时,远处突然传来了几声野狼的嗥叫,娥子心里一颤,恐惧慢慢涌上了心头。她停下脚步,四下张望了一会,看到周围没有什么异常,心里才稍稍放松了一些。为了给自己壮胆,她从路旁的树上折了一节树枝,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等翻过山头,娥子全身都被汗浸湿了。  到了黄家坪村,娥子很快找到了地方,看四下没人,按照张强的要求把情报放好,然后走到门口,使劲拍了三下。拍完后,她转身就走,走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然后盯着门看,只见那门先是开了一个缝,有一个人伸出脑袋四下看了一会,然后慢慢走出来,走到石碾子旁取走了情报。  娥子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长长松了一口气。  等娥子回到家时,天已亮了。  两天后,娥子听说在稷王山的黄土沟附近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游击队在大队长秦胜武的带领下,再一次把日本鬼子打得丢盔弃甲,狼狈逃窜。娥子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在暗窑养伤的张强,张强听了,高兴地握着娥子的手说:“大嫂,这都是你的功劳,我一定要在秦队长面前给你请功!”娥子脸一红,抽出手走了。  娥子独自走到黑娃的坟前,蹲在坟前,轻轻地说:“黑娃哥,你知道吗,我给你报仇了。”说完,她的眼圈红了。    【三】  转眼,张强在娥子家已经养了八天伤了。  其实,在娥子回来的第二天,张强就要走,可他刚一动,脚就疼得受不了,只好留下养伤。好在娥子家是独门独户,家里一般没有外人来,所以很安全。  娥子自小跟着爹耳濡目染学了一些正骨医术,此时派上了用场。刚开始,张强不好意思让娥子给他看病,但娥子说:“你只要不怕以后走不成路,我就不管。”一句话说的张强害了怕,乖乖地把脚伸到娥子面前,红着脸任她在自己脚上摸、捏、推、按……  这天,张强再也待不住了,就和娥子商量着回部队。娥子看他的脚伤已无大碍,就答应了。  半夜时分,娥子到大门外转了一圈,看四下里没有人,然后咳嗽一声,这是她和张强订的暗号。张强听到咳嗽赶紧走出来,急急地走了。  娥子转身回了家,并关上了房门,她没有想到的是,在不远处,有一个人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这个人叫王三赖,三十多岁,是个光棍。他爹娘死的早,从小就没有人管,成天东游西逛,靠偷鸡摸狗过日子。村里人念他是个孤儿,也不为难他,抓住了,顶多骂两句就过去了。  这天晚上,三赖刚从村民家偷了一只鸡出来,兴冲冲地往家走,快到娥子家的时候,忽然看到娥子从家里出来了,他赶紧躲进暗处,心里却暗暗纳闷,三更半夜的,娥子在门口来回转悠啥?过了一会,当他看见一个男人从娥子家走出来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娥子在会野男人。  这件事情比一下子给三赖五只鸡还让他兴奋,原来,三赖一直垂涎娥子的美貌,黑娃死后,他曾试探过一次娥子,却被娥子骂了个狗血喷头,还差点挨打。  等娥子进了家门,三赖才从隐身处走出来,慢慢踱步到娥子家门口。他冲着门“啐”一口说:娥子,我还以为你多正经呢,没想到,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黑娃这才死几天,你就憋不住了。  第二天早上,娥子正在哄九儿睡觉,忽然听见门口沸沸扬扬的,她放下孩子出来,看见门口围了好些人,人们看见她,就像看见怪物一样,对着她指指点点。她奇怪地问:“怎么啦?”有人用手指了指她家的大门。她扭头一看,差点气晕过去:大门上,一只男人的破鞋正冲着她晃悠。娥子一把扯下破鞋,冲着人群大声喊:“是谁干的?有本事你站出来?”没有人吭声。 共 677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癫痫病重点医院的治疗措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