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美食

带着镣铐的虚拟运营商能跑多远

发布时间:2019-05-15 02:35:31

带着镣铐的虚拟运营商能跑多远?_名家观点_突袭

【尚吉刚/文】虚拟运营商,当下热门的主角。尤其是5月21日蜗牛刚宣布发售170号段和服务后,当天晚上即被与之合作的联通戏剧般地叫停,理由仅仅是没有提前书面告知而已。目前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大多都有实力强劲的母公司做后盾,而且还能往互联思维的靠拢,但笔者认为虚拟运营商目前是带着沉重的枷锁和镣铐,没法指望它能够有华丽的表现,不是他们缺少一颗飞扬的心,而是枷锁太过沉重,一不小心就会跌到。

跟业主竞争的租户 难上加难

笔者原来的一位同事,现在在做虚拟运营商方面的工作,他在布道虚拟运营商业务时总是充满热情和正能量。他形容基础运营商与虚拟运营商的关系,就如同兄妹般亲密。但笔者认为,粉饰过度就是荒唐。

现在取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基本上都是血统正宗的民营企业,他们跟国企出身的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没有半毛钱的血缘关系。本质上来说,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是业主与租户的关系。而且这还是带有明显竞争的业主和租户关系。

就像一位拥有很多房产的大亨,他本身经营着一间庞大的旅店,还把闲置多余的房间出租给别人办旅店。这家租房开旅店的商家,要是搞点与业主家标准化旅店完全不同的项目,比如说浪漫的情人旅店、或者乡村气息浓郁的农家乐大通铺,在业主生意不受影响的前提下,合作还能勉强维系,但如果租户敢搞超经济型高性价比旅店,那么业主要么开出天价租金,要不就会水电消防事事设卡,它能让你威胁到他的核心业务和利益才怪了。

从主管部门的表态中,我们可以看出高层想借虚拟运营商打破垄断,激发电信市场活力的美好初衷。但现实来看,在国家铁塔公司正式运营之前,让虚拟运营商去跟三大基础运营商去竞争,这是完全不现实的。联通与蜗牛的关系貌似是合作而已,但联通其实是把自己置于一个管理者或主导者的角色,所以才有了“叫停”一说。而且在号段频谱资源分配上,大三运营商也完全有能力给虚拟运营商“穿小鞋”,把那些覆盖率好、速度又快的自己留着,把那些非优势频谱租给虚拟运营商。

资费定价短期内处于被动

普通用户对虚拟运营商对的期待在于资费的实惠。但历史告诉我们,如果面粉昂贵,那么就不能造出便宜而美味的面包。

现在虚拟运营商在基础运营商那批发而来的语音、短信和数据流量,单价并不便宜,所以即便他们想赔本赚吆喝,其可操作空间也非常有限。就如同蜗牛移动推出的语音全免费、流量两年不清零的“999免卡”半年套餐,其语音和短信的资费优势并不明显,而京东和迪信通的语音和短信资费标准,也与蜗牛大同小异。这根本原因就在于批发来的东西价格受到限制,甚至是管制。虚拟运营商诱人之处在于数据流量不清零,但这也极有可能是招致叫停的根本原因,因为这从根本上触碰到了联通的核心利益。所以,现在在定价问题上,虚拟运营商面临着两难的处境:资费优惠幅度小难以吸引用户转投而来,而资费幅度过大,也有热恼基础运营商甚至更高的主管部门。

虚拟运营商剩者为王

从本质上来说,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是完全不同的两套玩法。三大电信运营商其实是垄断了无线通讯的管道,他们就像国营的高速公路公司,只是把持住的是用户通往外界的信息高速公路而已,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向电信服务商转型,但其实他们在行动上还是依靠收取信息高速公路的高速费和过路过桥费来盈利,模式简单,收益巨大。

而虚拟运营商,则相当于市郊的农家乐经营者,他们希望门口的公路通畅快捷,甚至愿意出钱修路让用户免费来用,只要终你来到他这消费,能让他赚钱利润就好。现在虚拟运营商出身各不相同,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想获得移动互联的宝贵入口,然后通过后续的高品质的服务来盈利。资费定价,将是虚拟运营商和基础运营商近期的矛盾焦点,短期内我们看不到化解这个矛盾的好办法。而资费价格缺乏竞争力,又将大大降低用户投向虚拟运营商怀抱的热情,从而有可能形成恶性循环,直至一部分虚拟运营商被迫退出。所以,虚拟运营商可能出现“剩者为王”的情况,在一些细分领域,谁坚持到了,谁就会胜利。

长远来看,无论是基础运营商还是虚拟运营商,数据业务都将是盈利的大头,而基于高品质资讯服务的附加值将远远高于数据业务的管道价值。虚拟运营商在提供服务方面更具有主动性和活力,他们有可能是未来带动庞大的2G用户向4G过渡的中坚力量,去除掉过重的制度和商业枷锁,给他们一个公平而自由竞争的环境,他们才能舞出4G时代的华美,否则很多虚拟运营商会因枷锁的沉重,而累倒在路上。

(本文首发于财经 原文址:)

玻璃钢运输罐
仿欧米茄表
室外健身器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