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游戏

悟空看私聊 第八十八章 好男人,从不回头看枪口!

发布时间:2020-02-15 20:26:15

悟空看私聊 第八十八章 好男人,从不回头看枪口!

四季楼根据武器种类的不同,给旗下的杀手分成三档:

第一档为各类近身格斗器械,如匕首、钢丝、剪刀、细铁链、剑器、八斩刀等等;

第二档是手枪,型号不同的手枪,像杨扫北的那把M9就属于这一档;

第三档自然是狙击枪,可于千米之外杀伤单个有生目标的狙击枪。

这三档各有可供参照的价格区间,四季楼会在对目标作出评估之后,根据三档的价格区间,作出最终报价,并通过中间人把价格传递给雇主。

比如,他们这次对目标郭大路的评估价就是50万。

但事实证明,这个评估错得相当离谱,他们也为此付出了“失去一位经验成熟的优秀杀手”的惨重代价。

当然,四季楼作为杀手组织,从无报仇这一说,生意就是生意,如果雇主不接受他们的第二档报价,那么郭大路这个人跟他们就再无瓜葛。

好在雇主很快给出了肯定的答复,200万,24小时内清除目标。

得到回复之后,秋季部的负责人立即派出了“秋天2号”。

针对“目标郭大路”的清除行动,再度悄然展开。

……

解忧杂货店。

“所以,小洵的病真的是因为那块玉观音?”

郭大路为杨洵做完第二次治疗之后,从工作室出来,杨令姜又一次问起这个问题,这次她的态度明显认真严肃了很多。

郭大路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重复问题的问答真的很让人伤脑筋,更何况这个问题又涉嫌质疑他的专业。

杨令姜明白了他的意思,撇撇嘴,然后对着他快速咂吧着嘴唇,无声碎念,却不知在说些什么。

王道看到这一幕,面色沉静,心中不免想起,类似这种互动,令姜和他之间,就从未有过。

“王道兄,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你一下。”郭大路不理杨令姜,看向坚持站在那里的王道。

“请说。”

“你听过四季楼吗?”郭大路语气尽量随意。

王道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他不是在问某家饭店,摇摇头,“我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他们是做什么的

?”

“我也不清楚,所以才想着问下。”郭大路道。

“我回头帮你打听一下,有消息告诉你。”

“好,那先谢谢你了。”

“不必客气。”王道摇头,然后趁机道:“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郭先生。”

“你说。”

“我想问的是,郭先生以后方不方便抽空去一趟部队,指点一下我的那些兵,当然也包括我。”王道态度诚恳。

“如果有机会,当然没问题。”郭大路爽快答应,他对这些护国卫民的战士还是心存好感的。

“那太好了!我先替我的那些兵感谢郭先生。”

郭大路笑着摆手,道:“咱们都不必这么客气了。对了,王道兄这次回来,休息多久?”

“十天。”

郭大路点点头,心想:“那就好,还能赶上后面的压轴大戏。”

一会杨洵醒了过来,自己走出房间,一眼看到姐姐,叫道:“姐~”

杨令姜对他笑着点点头。

然后杨洵又转头看向王道,打量了好一会,然后不确定地开口叫道:“道哥?”

王道一怔,问:“小洵你认出我了?”

“道哥。”杨洵肯定地叫了一声,向他走过去。

已经接受弟弟在好转的杨令姜,看到这一幕,还是激动万分,眼眶不由得一红。

王道看着杨洵笑着向自己走过来,也有些动容,问:“小洵,你认得我了?”

杨洵走到他面前,抬头道:“你是道哥。”

王道点头,重重“嗯”了一声。

“先把茶喝了再叙旧。”这时,郭大路敲了敲桌子。

王道忙说:“小洵,你去把茶喝了。”

杨洵点点头,走过去喝茶。

“再来三次,差不多就能完全恢复,”郭大路坐在椅子上,调整了一下身姿,看向杨令姜,“最近这几天,多给他讲讲故事,讲这些年发生在他身上的各种事情,讲这些年外界发生的一些很典型热门的事情,诸如此类。”

“好!”杨令姜这次学乖了,不再提问。

“一个人如果突然发现自己有一大段空白的记忆,很容心理崩溃。”郭大路随口解释了一下。

杨令姜点头,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其实不只是个体,就是整个人类社会,都是在各种各样的故事中,一步步发展到今天,当然,今天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中午,杨令姜请客,一起在腐败坑吃了饭。

吃饭途中,郭大路难得地打开了话匣子,兴致颇高地回忆起过往,说了很多以前发生在社会上的有趣的事情。

尽管杨令姜和王道大都听说过这些事情,但也会被郭大路绘声绘色的讲述所感染,杨洵就更不用说了,听得十分入神。

直到坐进回家的车上,杨令姜才突然醒悟:“郭大路刚刚是在给我做示范吧?教我如何给小洵讲故事?”

王道点点头,“我也是出了餐厅才明白过来。”

杨令姜不再说话,面色变得有些古怪,不知在想什么。

“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哪怕是当着杨令姜的面,王道也还是对郭大路做出了自己的客观评价。

了不起的郭大路这时正在腐败坑内散步,因为是周末,广场人比较多,人气比较高的饭店和服装店这时全部爆满。

郭大路闲适地走在人群中,四处乱逛,脑子里也没有思考什么复杂的事情。

有一对情侣从鞋店出来,有一对闺蜜进入化妆品店,有一个穿着风衣的青年独自进入一家面馆……

本质上来说,整个腐败坑运转地还是吃、穿、打扮几件事。

郭大路溜达了半小时,准备回杂货店。

这时,那个吃面的青年也刚好从面馆出来,可能是刚吃了面,身体比较热,他把风衣脱了搭在胳膊上。

左右看了看,朝解忧杂货店的方向走过去,当然,也可能是去麦当劳。

没走多远,突然停了下来,慢慢举起搭着风衣的胳膊,衣服包裹处,赫然露出一个冰冷冷、黑黝黝的圆孔!

那圆孔随着马路对面一个正在走路的男生慢慢移动,刚要锁定目标,突然那个男生回手朝这边指了一下。

然后吃面青年发现自己手里竟握着一条斑斓的毒蛇!

那毒蛇正对着自己张大嘴巴,露出满口毒牙!

吃面青年大惊失色,本能地把毒蛇甩到地上,结果一晃眼,发现甩出去的竟然是自己的风衣和安装着消音管的手枪!

头脑恍惚了一下,赶紧蹲下去将衣服和手枪捡起,但是,当他的手刚一握住枪把,忽然感到一缕凉风掠过自己的脖子。

此时正是深秋,那缕凉风自然就是秋风,只是不知那秋风从何处而来。

吃面青年蹲在那里,好像化身成了思想者。

一滴鲜血从的咽喉处无声滴下。

秋天2号,也随秋风而去。

……

而马路对面那个男生继续前行,在前面路口一转,进了解忧杂货店。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过头看一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