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游戏

最强影视大抽奖 320 香茗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7:08

最强影视大抽奖 320 香茗

沈牧随她纤手所指望去,见到倚红院的大牌匾就在左后方处,恍然大悟,原来糊里糊涂下步过了倚红院的门口,这奉命守候他们入彀的鸨娘慌了起来,竟来一招拦路拉客。

沈牧借点酒意,探头过去,狠狠瞪了她高耸的胸脯两眼后,才眨着眼睛笑道:“俏娘子你去告诉沈落雁那奸狡婆娘,当只会上一次,绝不会上第二次的。”

那鸨娘听得目瞪口呆时,两人跌跌撞撞,东倒西歪下扬长去了。

沈牧把床上的徐子陵摇醒,兴奋得声音都嘶哑起来,紧张地道:“快酉时了,我们就去做翠碧楼第一批的客人,说不定有半价的优待呢!”

徐子陵头重重地爬起床来,怨道:“喝酒就是有这种后遗症,若你是那婆娘派来的,我就要完蛋了。”

沈牧笑道:“我是这世上最有心的人,否则谁来为你把风。刚才有伙计来过问这问那的,我偏不开门给他。哈!还有几个时辰那婆娘就要输给我们了,不知秦老哥命运如何?”

徐子陵取起放在枕后的佩刀,道:“待会儿先去东门看看有没有他留下来的暗记。”

又道:“还有别忘了我们曾答应李世民那小子的事。”

沈牧不耐烦道:“我怎会忘了,那家伙不是说过飘香号明天才由洛阳回来吗?得趁今晚良辰美景,行乐及时啊!”

沈牧两人辨说笑边往房门走去,刚拉开房门,一点寒芒,照额刺来。

沈牧想也不想,竟像刚才徐子陵般提气轻身,往后飞退。

那偷袭者显然想不到出手竟会落空,“咦!”了一声,闪电抢进房来。

徐子陵亦像沈牧般想也不想,踏步拔剑,当头疾劈,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或停滞。

“铛!”

来人以手中长金簪,硬架徐子陵这凶厉无匹的一剑。

一时间,双方都使不出后续变化的招数。此时那人收簪退出房去,衣袂飘飞,美若天仙,不是李密的“俏军师”沈落雁还有何人?

徐子陵刚被她运劲震退了两步,沈落雁见门口正畅通无阻,乍退又进,本要追击徐子陵,只见沈牧冲至,刀光如涛涌浪翻,挟着激荡的刀风,狂击而至。

沈落雁娇叱一声,抢入刀影,施展出近身肉搏的招数,连挡了沈牧十多招。每招都凶险无比,但却迫不开沈牧,又见徐子陵重整旗鼓,杀将过来,无奈下二度被迫出房外。

沈落雁却是芳心剧震,她的“夺命簪”乃家传绝学,平时秘而不用,今番出手,是希望一举擒敌。怎知这两个小子会像脱胎换骨般,两度把她迫退,假如让此事传扬出去,已足可令他们在江湖中成名立万了。

此时,沈牧突然袭到沈落雁身边,而手中的剑已经架在了沈落雁勃颈处了,笑道:“你输了!按照约定,你要怎么招来着?

沈落雁没想到沈牧步法如此之快,眨眼间便来到了她身后,心中不由一惊,后背都冒出了凉汗,横了沈牧一眼,含笑道:“大家坐下来谈谈好吗?唔!你现在看来顺眼多了。”

沈牧两人在她左方靠墙的椅子坐下来,按照约定,沈落雁不但要请沈牧大喝一顿,还要随沈牧怎么样都行,不过女人就是女人,当时说怎么样都行,现在沈牧还没把她怎么样,就哭哭啼啼起来。

沈牧最见不得女人流泪了,无奈看着她宛如一湖秋水的动人眸子中的晶莹泪珠,叹口气道:“也罢,不过你还欠我一顿美酒,现在本公子要去逛窑子了!”

沈落雁见沈牧不与她小女子一般见识,心中不由产生一丝好感,但是听到后面一句话,却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悦道:“你们知否窑子的姑娘都是身世可怜。你们恃着有几个子儿,就觉理所当然地去玩弄人家,究竟有没有感到惭愧?”

徐子陵一呆道:“我倒没想过这点。但若没有人去光顾她们,她们赚不够赎身的银两,岂非更要一直凄凉下去吗?”

沈牧哂道:“那所倚红院不是你们瓦岗军开的吗?为何却来数落我们?”又冷哼道:“任何事物都是应需求而生,否则谁肯上战场去杀人又或送死呢?”

沈落雁皱眉道:“你在说甚么?倚红院一向是杜伏威在这儿的眼线,干我们瓦岗军屁事。你们爱到青楼鬼混就去个够好了。现在秦叔宝已归降我军,你两个小子有甚么打算?”

沈牧跳了起来,移到敞开的房门处,探首外望,奇道:“为何我们打得杀声震屋,仍没有人过来看看呢?”

沈落雁淡淡道:“你像是忘了人家要活捉你们吗?虽然你能打败我,但是外面已布下天罗地,你们两个插翼也难飞哩。”

徐子陵苦笑道:“你知否这叫恩将仇报?”

沈落雁油然道:“人家是为你们好才真。现在天下大乱,能拨乱反正者,只密公一人而已。我若非念着你们曾帮了我一个大忙,才没有闲情来劝你们加入我军呢……”

沈牧两人面面相觑。这才明白为何这美赛天仙的俏军师,会又被人称为“蛇蝎美人”。

但是,这蛇蝎美人却忘了她可是沈牧的手下败将,话还没说完,便将其给制住了,让其作为人质,逃离了此,气的沈落雁直跺脚。

沈牧两人来到一处横巷,由这里往外望去,正是香玉山老爹开的那间翠碧楼的外墙和大门,内中院落重重,规模确胜于倚红院。

天色随着西下的太阳逐渐昏黑,翠碧楼的灯光亮了起来,两人横过车马喧逐的热闹大街,华灯高照下,路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但两人由于曾目睹战争的惨烈场面,总有点面临末世的感触。

到了入门处,他们待一辆华丽马车驶进门后,才尾随而入。此时,数名大汉分出两人迎过来,见他们衣着光鲜,神采照人,不敢怠慢,其中一人恭敬道:“欢迎两位公子大驾光临,不知……”

沈牧随手塞了一串钱到他手里,摆出阔少模样,傲然道:“我们是贵公子香玉山的老朋友,玉山来了吗?”

众汉更是肃然起敬,说话的大汉忙道:“小人何标,两位公子请随小人来。”

沈牧一挺胸膛,道:“带路吧!”

何标再打躬作揖,领路前行。

两人随他穿过摆了最少十辆马车的广场,往主楼走去。

步上楼前的台阶时,一名颇有姿色的****花枝招展地迎了过来。

何标趋前凑到她耳旁说了几句话后,便施礼走了。

那美妇眉开眼笑地来到两人中间,转身挽着他们臂弯,嗲声道:“原来是香少爷的好朋友,不知两位公子高姓大名。哎呦!差点忘了,唤我作凤娘便成了。”

沈牧享受着她慷慨送赠的艳福,边随她往楼内走去,边道:“我叫张世,他叫李民,哈!凤娘你生得真美,简直是国色生香啊。”

凤娘笑得花枝乱颤道:“张公子原来年纪轻轻已是花丛老手。不要随便哄人哩!否则给奴家缠上你一晚时可不要后悔哟。”

说着,又抛了徐子陵一个媚眼道:“李公子比你老实多了。”

沈牧瞥了一眼外表老实的徐子陵,笑着道:“这小子只是装作老实模样,凤娘不信可以试试看。”

徐子陵大窘道:“不要听他的,我……嘿!我……”

凤娘此时挽着两人来到大堂十多组几椅靠角的一组坐下,笑道:“不用说了,我凤娘怎会看错人。”

这时,两名十六七岁的小婢迎了过来,斟茶奉巾,侍候周到。

他们环目一扫,只见堂内早坐了十多组宾客,闹哄哄一片。

凤娘吩咐了人去通知香玉山后,媚态横生道:“以两位公子这样的人材,哪位姑娘不争着来陪你们呢?”

徐子陵亦轻松起来,正要说话,凤娘一声告罪,站起来赶去招呼另一组看来是大商贾的客人。

沈牧向两位小婢道:“姐姐不用招呼我们了,我们兄弟有密话要说。”

两位小婢施了一礼后离开。沈牧望着一脸木然的徐子陵,笑着道:“试过这么风光吗?不若我们今晚就留在这里欢度良宵吧,试问谁想得到我们会躲在这里?何况这些风光都是拜李小子所赐,就索性捱到明晚好混上飘香号去,也算为他尽了力。”

刚说到这里,香玉山来了,不知为何,在他的地盘上,这小子分外意气飞扬,绝不若今日在街上遇到他时的窝囊相,尤其背后还跟着四名大汉,更是气派十足,果然是谁的地盘谁做主。

隔了丈许香玉山便大笑道:“甚么张公子李公子,原来是两位仁兄,失敬失敬!”

两人见他态度仍是那么热诚,不负“义气山”的大号,放下心来,起立敬礼。

三人坐好后,香玉山问道:“两位仁兄今趟来彭城,不知是有事要办,还只是游山玩水、观赏名胜呢?”

沈牧知他是想摸清楚他们的底细,笑道:“所谓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我们兄弟两人浪迹天涯,就是要增广见闻。”

接着凑近点低声道:“坦白说,我们到青楼来亦是抱着这种增广见闻的情怀。由于这是我们首次踏足青楼,万望香兄多加指点和照顾。香兄是明白人,大概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徐子陵心中叫绝,沈牧确有他的一套,连这么尴尬失威的事也可说得如此自然。

香玉山恍然而笑,点头道:“这个没有问题,可包在我身上。”

沉吟片晌,正容道:“张兄和李兄请恕小弟交浅言深,这世上说到底我们男儿辈追求的不外是金钱和女人。我见两位仁兄均长得一表人才,又身佩上等兵刃,绝非平庸之辈。不知两位仁兄对将来有何打算呢?”

沈牧笑道:“我们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现在只对今晚有打算,明天的事嘛,起床时再想好了,哈……”

香玉山陪他笑了两句,道:“原来两位囊中有散不尽的财宝,所以一点不用担心明天的事,小弟真是羡慕了,两位请随小弟这边来。”

沈牧和徐子陵既惊且喜地随着香玉山步出主楼,这才见到后院原来宅舍相连,一条碎石路把主楼后门与另一道大门相连,两旁是修剪整齐的花园,此时贯通两处的道路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沈牧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喧闹之声,似有数百人正聚在该处,奇道:“那是甚么地方?”

香玉山得意洋洋道:“那是彭城最大的赌场。”

徐子陵吓了一跳道:“我们并不想赌钱!”

香玉山笑道:“小弟当然明白,不过在历史上嫖和赌从来就分不开来。没有妓院和赌场的地方,就绝谈不上兴旺。我们翠碧楼之所以能雄视彭城,就是把这两种生意结合起来,带旺了整个彭城。你们不是要增广见闻吗?放心随小弟去见识好了。”

两人对望一眼,开始感到这义气山非如表面的简单了。

就像在扬州,最大的那间赌场就是竹花帮开的。没有强硬的背景,谁敢沾手这种发财的大生意。

三人进入宏伟壮观的赌场大门时,香玉山大声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你们要好好招呼。”

把门的几名大汉忙恭敬应是。

踏入赌场,一名满身铜臭、低俗不堪的胖汉迎上来道:“要不要小人为三少爷预备宾室待客。”

香玉山挥手道:“我们只是随便看看,你去招呼别的客人好了。”胖汉应命退去。

往里走去,只见由赌桌赌具以至家具摆设,无不华丽讲究。而且地方宽广,不但有前中后三进,每进左右各有相连的厅堂,所以虽众集了四、五百人,这进进相连的大赌场一点都不令人觉得挤迫。

最引人注目是各座大厅里由负责主持赌局的荷官,以至斟茶奉烟的女侍,都是绮年玉貌的动人少女,兼且她们衣着性感,身上穿的是抹胸、肚兜般的红衣,衬以绿色短裳把玉藕般的双臂和白皙修长的玉腿,都露了出来,看的让人心旷神怡。

此时两名女侍笑脸如花的走上来,奉上香茗糕点,又为沈牧狼人卸下外衣。不但体贴周到,动人的娇体更不住往他们挨挨碰碰。

香玉山见两人露出内里的劲装,配以皮背心,肩阔腰窄,威武不凡,眼睛亮了起来,叹道:“两位的身型真帅,确是难得一见。”

那两名女侍也都看呆了眼,更是显得热情如火。其中一位竟从后面紧拥了徐子陵一把,这才娇笑连连拿着他的外衣和另外那侍女去了,不多时,又转回来,各自挽着沈牧两人的臂膀,让他们压上高挺的胸脯,态度热烈。

香玉山介绍了两女,一名翠香、一名翠玉,然后道:“张公子和李公子暂时不用你们伺候,有事再唤你们吧!”

两女施了一礼,回去工作了。徐子陵问道:“这些美人儿是否都以翠字行头,不知翠碧楼的翠碧两字又有甚么来历呢?”

香玉山双目露出向慕神色,徐徐道:“那是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的芳名,不过她已名花有主,是我帮龙头老大最得宠的爱妾。”

徐子陵讶道:“香兄原来是帮会中人,不知贵帮的大号……”

香玉山打断他道:“这事迟些再说,来!何不先赌上两手,赢了是你们的,输了就入我的账。两位这边请。”

[.]

邢台县第三医院怎么样
邱县中医院怎么样
河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临沂治疗阳痿医院
雅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