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游戏

巫术力量 第六百四十三章 奇迹

发布时间:2019-12-05 06:12:35

巫术力量 第六百四十三章 奇迹

实验室里,菲尔看着埃布尔的尸体,皱紧了眉头。

他真的在他身上耗费了太多的心血,是之前的任何一个实验都没有过的。

在这样的损失下,幻日和烈阳的意外成功结合并没有让他升起多少喜悦。

但是情况已经如此糟糕,在懊悔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仙人球,辅助修复尸体。”

菲尔取出一套工具,开始把埃布尔有些破烂的尸体修复完整,他希望能够从这具尸体上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他的速度很快,并且在仙人球芯片的协助下

,基本上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能够照顾得到,事实上以四级巫师的精神力的扫描下,已经足够精细了,仙人球芯片只是把这个精细程度再提升一个级别。

等修复完全后,埃布尔已经和活着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了,他就像躺在这里睡觉一样,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如此安详,又像是一件完美的雕刻艺术品,赤裸的身体上没有一丝难看的痕迹,每一寸肌肉和皮肤都是比例,精致完美。

确实是上等的男体,不然薇薇安也不会送过来,可惜菲尔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兴趣。

“开始检查。”

菲尔手掌上冒出一层红光,然后把埃布尔身上的所有毛发都清理干净,包括细微的汗毛,这个时候,他更向一具精美的瓷器。

现在埃布尔是背部朝上,菲尔一寸一寸地检查他的身体状况,在修复完成后,他的尸体在药物的作用下就和活着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菲尔将注意力放在埃布尔的后颈上,在那里,一个极其细微的伤口隐藏在皮肤下,但是因为是如此的细小,它更像是皮肤的纹理,而不是伤口,就连埃布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伤口。

但实际上这个伤口已经存在很久了,在菲尔和他签订灵魂奴隶契约的时候就有了。

埃布尔以为主人一直没有对他做什么安排,只是日复一日地进行训练,他完全不知道,菲尔对他的安排比其他人都要重要。

后颈这个地方,是人体大脑与身体相连的地方,是整个身体的控制枢纽,极为重要,而能够在这个地方做的实验,和直接在大脑里做实验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要求极高的精确度和安全性,并且这里的排异现象也是严重的。不管是什么东西,植入的时候都会产生排异反应,只有多少的差别。

在检查中,仙人球芯片正在一丝不苟地汇报。

“晶体结构完整,未发现任何破损……”

“正在检查控制模块……完整,无异样。”

“正在检查传输模块……完整,无异样。”

“正在检查信息处理模块……完整,无异样。”

……

每当仙人球芯片汇报一次“无异样”的结论,都会让菲尔放松不少,因为这样一来的话,他说不定还能够进行回收检查,那么埃布尔死不死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再找一个奴隶就好了。

……

“正在检查生物模块……破损度87%,破损部分与目标血肉已经发生融合,融合程度100%。”

菲尔顿时眉头一皱。

怎么会?刚好是在关键的地方出现问题?

“立即分析融合时间。”

“正在分析……根据融合情况,融合时间为十三分钟四十二秒前。”

菲尔立刻计算了一下,刚好是埃布尔完全死亡的时候。

原本融合度达到100%这个情况已经让菲尔的心情降到谷底,但他随即注意到了融合发生的时间的异状。

为什么恰好是在埃布尔死亡的时候发生了融合?

是什么机制使得埃布尔的死亡击破了菲尔的生物防护布置融合度100%的情况是好是坏?

菲尔坐在一旁盯着埃布尔的尸体,情况并没有到严重的情况,并且还发生了意外。

对于任何在无误的实验下发生的意外,都可以说得上是惊喜。

世界上大部分的科研成果,其实差不多都是在意外之下才出现的。

就比如彩虹药剂的出现,开始的时候就源自一个意外。

现在的情况是要研究这个意外发生的一切情况,看看它对于整体的实验来说是好是坏,好的就分析发生的原因,并且进行重复实验看看“意外”会不会再度出现,坏的也同样分析发生的原因,然后在下一次实验的时候杜绝情况再度出现。

这个时候,埃布尔的尸体也变成了重要的实验材料,菲尔有些庆幸之前的修复工作似乎没有影响到这里的融合情况,下一次,他应该在修补尸体之前做检查工作。

这是个疏忽,记下以确定自己不会再犯。

就在菲尔低头沉思的时候,他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埃布尔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动静,神经出现应激反应,心脏缓缓跳动,血液在血管里流淌,呼吸声起——

菲尔立即抬头,看着埃布尔的“尸体”——

某一刻,眼前的画面让他回想起了当初的那个山林小道上的雨中午后。

忽然间埃布尔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然后尸变般上半身坐了起来。

眼睛一睁,露出一双迷茫的眼睛,眼底似乎有玄妙的光芒闪过。

埃布尔感觉有些不舒服,并且身体上传来的感觉有些怪异。

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扭头又看到了瞪大了眼睛看他的主人,从对方的眼里他感受到了难以言明的炙热,仿佛能够灼烧他的肌肤。

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浑身赤裸,而主人如此热烈地看着他……

“主人,请怜惜我……”

埃布尔脸上一红,说道。

但他马上就又想起了自己躺在这里之前的事。

“主人,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看了看,身上没有一点伤势,难道只是一个梦?

菲尔刚因为埃布尔的话有些无语,但随即听到了他的问题,全身心立刻就又放在了实验上。

“没错,你已经死了,但是我又让你复活了过来。”菲尔走上前,看着他,“告诉我,身体有没有什么变化?”

埃布尔一愣,迅速地查看了一下,刚想说没什么变化,但是突然的停住了动作——

“主人,我脑海里有个噬心魔……”埃布尔哭丧着脸。

“噬心魔?怎么回事?”菲尔眉头一皱。

“嗯,这个噬心魔正在我脑海里叫喊,说一些奇怪的字眼。”

“它说什么了?”

“刚才说‘芯片重启成功,资料库更新完成,请宿主命名。’,现在说的是‘命名成功,噬心魔为您服务。’”

埃布尔惊惧地看着菲尔,“主人,这是什么意思?那头噬心魔想要干什么?”

南京京科医院谭伟明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怎么样
南阳治疗男科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好医院
深圳正规的看妇科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