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游戏

老家粉条香

发布时间:2019-04-23 20:21:00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的老家冀州市冯家庄村生产队办起了粉坊。为提高产品质量,从南方请来了一位张师傅。

张师傅手艺很好,把红薯磨浆、过滤、淀粉勾芡、沉淀暴晒、漏粉等一道道工序进行了调整,很快就做出了宽条、窄条、圆条等品种多样的优质产品,使冯家庄一队的粉坊叫响了十里八乡。

当时粉坊设在队部大院内的四间南屋里,师父住西间,东间是库房,中间两明间是一排沉淀粉团的大缸和一台二连大锅头。漏粉时,一人烧柴火拉风箱,两个壮小伙子赤肩裸背、汗流满面地轮流站在烟火氤氲的锅台边,一手端着近二十斤重的漏瓢,另一手用手掌不断地拍打瓢沿,糊状粉浆便从瓢眼里漏出,渐渐由粗变细,成为线条般一根根延伸入滚烫的锅里;另一人则用一双粗长的筷子将煮熟的粉条挑到凉水盆里,再搭到院内的木架子上挂晒。虽然活儿很辛苦,但小伙子们不怕苦和累,干活时总伴着欢声笑语。

那时生产队社员的口粮是实行定量的,一般农户都是糠菜半年粮,正装饭的小伙子一般是一挂肠子闲着半挂。每逢漏完干粉后,从农村来的师傅当然知道小伙子们的期盼,就先挑一碗刚出锅的粉条叫小伙子们充饥,还特别提醒小伙子们可千万别干吃,即便没钱买油盐,也一定要搁些酱油醋,不然会吃伤的。每次在漏完干粉后的锅台边,便会看到小伙子们轮流狼吞虎咽地吃上一两碗,那种贪婪的吃相,就像现代荧屏上陈佩斯小品吃面条的画面。曾在粉坊里劳动过的人,回忆起当年吞吃粉条的那种肚饱和解馋的感受,都说比今天到五星级大酒店吃顿丰盛的大餐还痛快。

因为冯家庄粉坊的粉条质量好,所以四面八方的村民都来换干粉。一般4斤红薯可出一斤粉条,人们用红薯换粉条时,会计则根据兑换者的红薯质量一般是8斤至十几斤红薯换一斤粉条,这样粉坊便有了利润。常言说:无工不富,粉坊赚了红薯就是赚了钱,年终决算时队里不但工值提高了,而且每户还可以分些粉条让社员们过个好年。

冀州民间大年三十午饭都有吃干粉菜的习俗,再穷的人家也会用积攒一年的力量毫不吝啬地买上几斤干粉和猪肉过年。

常言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进腊月,家家户户都备上干粉、猪肉、白菜、花椒、大料等。

三十那天,每家主妇们把白菜切好后,先把猪肉炒好糖色,酱爆出来,再加入植物油,油热后,烹花椒、大料、葱花、姜末,等香味溢出,下入白菜进行翻炒,边炒边加盐和酱油醋,白菜变色后加水,炖半小时,放入粉条、糖、海带、豆腐、蘑菇等菜码。文火熬一两个小时再放入事先酱好的猪肉,搅拌均匀撒上葱花、芫荽,点上香油,那透明的绛红色的粉条细嫩而富有弹性,喷香四溢,这时干粉菜就等待上桌了。

多年来,冀州广大农村还流传着办红白大事吃干粉菜的习俗。所以又把干粉菜称作冀州大锅菜。做干粉菜一般是事主请村里那几个固定的巧手师傅来做,那些师傅们多年在灶上操作,技术娴熟。事先在院里支上大铁锅,烧柴火。他们做出的干粉菜老远就能闻到香味,咸淡可口,色香味俱佳,是城市大饭店里都吃不到的民间佳肴,尤其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小孩儿,只要听到农村老家有娶媳妇、老人过世的消息,总会嚷嚷着去吃干粉菜,那种以粉条为主要原料的干粉菜,成为冀州几千年来在民间传承饮食文化的一道靓丽风景。 陈振胜

(:water)

宝宝睡觉咳嗽
宝宝老是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小儿风热感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