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旅游

网游之无商不尖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18:43:19

  这世上有很多事,不管多么离奇,都应该去相信。  因为,就算不信,又能如何?  谣言来的,永远都会比真想快。  但对于拉车帮而言,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谣言是从自己这里传出去的。  他们做了很多努力,终于,遏制住了一些事情。  但有些事情,总需要一个解释。  很遗憾,剑荡并不是一个擅长于解释的人。  当然,陆明也不是。  帮会擅长于解释的人,是芳草萋萋。  一个,连出现都不应该出现在玩家面前的人。  责任太过庞大,没有人敢冒险。  康乾的事情,规模虽不大,但足以摧毁玩家对一个人的信任。  更何况,她此时,已有孕在身。  谁能把这样的事情,推给一个即将成为母亲的人?  陆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没有人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玩家的怒火,足以烧灭一切。  当一切都无法挽救。  她,出现了。  说来很奇妙。  即使是帮会总部的老人,都似乎更加认识这个柔弱的“外帮帮主”。  反而倒不认识陆明这个长久以来和他们一同耕耘的坛主。  这让陆明觉得,自己的人生过得很失败。  是因为自己太小气了吗?  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小气。  但他承认,她,肯定非常大方。  亲和力就是这样一件奇妙的东西。  似乎没有说什么,怒火便已经熄灭。  这让陆明始料未及。  但仔细一想,便也释然。  人,都是感性的生物。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只是大多数男人受困于大男子主义,不愿意表露出自己的感性罢了。  人群中,却不知道是谁,陡然喊了一句,让陆明措手不及的话语。  陆明是个感性的人。  但还没有感性到那种程度。  然而,有些事,不是你想理性就能理性的。  那句话,便像传染一般,瞬间引爆人流。  一句话,即使再不理性,20万人同时高呼,也成了真理。  她很惊讶。  他很胆怯。  她想离开。  他拉住了她。  “这是工作。”  他骗着自己。  “这是工作!”  她斩钉截铁。  他手上微微用力。  她迎面缓缓而来。  两人,越离越近,越贴越紧。  他低下了头。  一刻,她却背弃了工作,低下了头。  他的唇,印上了她的额头。  人群中,爆出了不满。  但也有人说,“我们乌龟坛主之所以是乌龟坛主,就是因为那种作风,怂货一个。”  不满瞬间化成了大笑。  一场危机,似乎,就在这一刻得到化解。  但另外两场危机,却迎面而来。  一场,在私。  一场,在公。  在私一侧,面对未婚妻的质问,陆明做出了一个未婚夫应有的回答。  就像任何一本以浪漫婉转而为众人所熟知的爱情小说一样。  然而很遗憾。  陆明,从来都是一个理性的人。  他的话语,似乎没有打动人心的魔力。  毕竟,在他那么多年的人生中,从来不需要打动人心。  他的工作,只需要,打动人身上的钱包就好了。  可人的未婚妻,给出了一个问题。  “这只是个游戏,只是虚拟的数据!你对它却比对我要重要千倍!”  陆明的回答,很简单。  “是啊,只是数据。  “但游戏中的人,却是活生生的人。”  可人的未婚妻,哭着,说出了那五个字。  说来很奇怪,陆明听到那句话后,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舍。  再度走向队友。  剑荡对某个即将成为父亲的人一脸坏笑。  “30斤哦。”  对面的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恬不知耻。  “我只说了老白干,没说多少度,嘿嘿!”  似侧的危机,似乎,已经烟消云散。  公侧的,却还并未解除。  乐观,不等于胜利。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此时此刻,想要胜利,谈何容易?  悲观的情绪,在少数人中蔓延。  一切,似乎都将结束。  陆明已经闭上了眼睛。  像其他游戏一样,玩久了,就该休息了。  只不过,这一次,可能会休息得久一些。  叹息间,某位母亲却提出了某个看似难度不高的方法。  似乎,两个红名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醉胭脂,10米。  星芒1000箭,若只中1人?  该当若何?  若是,在那一瞬间,有一个人,飞到他的身上?  又该当若何?  这个问题的答案,陆明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然而,这次却是不得不知道。  20万人,刀光剑雨。  在这种地方开红,不是个聪明的选择。  但剑荡却无所畏惧。  “等级低一点,未尝就是坏事,起码,可以玩得轻松自在不少。”  不服却非常畏惧,“这么难的事,我哪里做的到?”  提出这个方案的人,直接拂袖而去,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句话。  “我的儿子已经有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妈妈,若他的爸爸不是无所不能,我相信,他肯定会宁愿没有爸爸!”  很自信的一句话。  不服再畏惧,此时也不敢畏惧了。  一切,执行的,都很顺利。  起码,对于陆明而言。  至于其他的,他就不知道了。  2秒后,站在地上的他和在场的另外20万人一样,见证到了世界人的陨落。  2分钟后,重新落回地面的他和在场的另外200万人一样,见证到了,天边出现的那双,血红的眼睛。  捷报,在这一刻,传遍了全世界。  大战消弭,几乎所有人都在庆祝。  但有这么一些人,却只是默默走到陆明身边,对着他,指了指远方的那人影。  缓缓移步到目标。  他伸手拉住了愤怒到歇斯底里、无法自控的她。  强硬地,把她揽入怀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不再哭闹。  他试着,说了以下的话。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家里有个规矩,说过年的时候,要在家里摆酒席,自己做饭,九荤九素,一十八道菜;  “这个规矩,我爸爸妈妈守了四十多年,在他们上面,我爷爷奶奶守了80多年,太爷爷太奶奶也守了80多年,在往上无数代,守了无数年;  “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是,我家里亲戚很多,全过来的话,至少30多个人,每年至少都要摆3桌,9荤9素,18道菜,光是买菜就是个体力活,难得要死,更不要说做了;  “很麻烦,但规矩总是规矩,我爸爸总是跟我说,无论如何,这个规矩都要传下去;  “以前,是太奶奶掌厨;、  “后来,是奶奶掌厨;  “这几年,是妈妈掌厨  “但她似乎不太想掌厨,一直给我派任务。”  “你,愿意做饭吗?”  很愚蠢的一句话。  把她都逗哭了。  哭完又笑,笑完又哭。  过了良久,她问。  “能去店里买做好的吗?”  更愚蠢的问题。  陆明笑了。  也哭了。  “这个,只要不被发现,应该就可以吧。”  “没事,找差一点的店嘛,还能省点钱。”  陆明笑了。  “你怎么这么小气?”  “再小气,也没有你小气!”  ……  半个月后,某位姓肖的准爸爸为了兑现赌约,在婚礼上,竟真的一口气开了30瓶酒。  某位准妈妈,竟穿着婚纱,大打出手。  看着一地的碎酒瓶,陆明瞬间胆寒,他忙偷偷问着身边的人,“你们女人是不是怀孕之后都会变得非常易怒?”  旁边的人白了他一眼。  “不怀孕,也很容易怒!你敢喝,就试试!”  听到这样的回答,陆明当然无所畏惧!  堂堂七尺男儿,试就试,有何惧哉?  毕竟,那位肖先生开的酒,太贵。  砸了27瓶,却是死死守住了3瓶。  满地的酒香,太诱人。  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住这等诱惑。  陆明当然是个男人。  3个小时后,醉醺醺的他,被粗鲁的直接丢在了床上。  随之而来的,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对这种怒骂,陆明当然是不敢吱声。  等到骂完,已经过了30分钟。  看着面前的人愤怒渐渐平息,陆明郑重其事得叫出了她的名字。  “卢果,”  “干什么?”她气还没有消。  “要长命百岁啊。”  “哈?”她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陆明在说什么。  “哈哈哈。”陆明没有做出解释,只是把面前人,拥入怀中。  (全书完)  

鹤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齐齐哈尔的癫痫医院
扬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