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体育

文字触角静水流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08:19

1.  天刚蒙蒙亮,王三走出荣福巷,一眼看见刘青梅趿拉着两只脏兮兮的棉拖鞋,在大街上走着,就自言自语道:  “这女人,又发神经咧。”    2.  王三是太平村的名人。全太平村大人娃娃,没有不知道王三的。你来到太平村,随便问起谁,说王三家住在哪,都会肯定地告诉你说:村子西头,关帝庙对过,荣福巷尽里头那家,就是。  王三现在是一个人过日子。这样的光景已经三十多年了。恓惶么?王三不这样认为。王三自己的感觉是好极了。这话不是虚说。王三从来没有愁眉苦脸过,别看他一个人过活,根本不为这呀那呀怵头。他怵头的事情只有一桩,就是家里冷清清的,没个女人味。说起来王三也不是缺女人,现如今,你花上钱,没有缺女人那一说,只是,黑天半夜里,一个人滚在硬板板的炕上,那滋味,确实不好受。王三就怕人说他光棍一条,虽然他是真的光棍一条,那也不想听人说。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说,他一准恼,恼不说,还要火,火劲儿上来,没人能劝住。王三的二杆子脾气也不是吹的,这在太平村也是赫赫有名的。  话说这王三,早先的时候,也对女人动过心思,其中就有这个刘青梅。那时候刘青梅还是个小媳妇,刚嫁给二混子不久,王三看着眼馋,但是也只能眼馋。有事没事总喜欢到二混子家门前瞎转悠。二混子看见了,气急败坏地冲他嚷:“你,你想做甚?麻利给俺滚——滚——滚远——远点……”王三就“呸——”吐口唾沫,恨恨地骂一声:“你个灰鬼,不知道是抖打甚咧。”就滚远了。  却不料后来的某一天,二混子忽然在打工的建筑工地上,从脚手架上掉下来,当时就去见了阎王爷,这下村里人可看了刘青梅的好戏,那些小年轻,老光棍,小光棍,都巴巴地往刘青梅门上跑,整天像是赶会似的,唉,把个刘青梅整的,一点办法都没。王三看见了,就有了点欢喜的意思,趁了个半夜,偷偷去敲刘青梅的门,结果硬是让刘青梅兜头浇了一尿盔子尿水,把他整得够呛。这事不知咋就让人知道了,后来,人们一碰上王三就笑嘻嘻地问:“三儿,那天黑夜,好受了吧?”  王三就瞪起老鼠眼,道:“你妈的个球,好受个屁。”  人们就呵呵笑,指指点点,再不说什么,把王三气得咬牙。  谁也没想到,后来有那么一天,刘青梅就给疯了。当人们七手八脚把刘青梅抬上救护车,要送往市里的精神病疗养院时,刘青梅哇哇大叫,浑身乱扑腾。街上站满了男女老少,都叹息说:可惜了的。  又过了些时候,刘青梅被送回村里来,就有时候疯,有时候不疯。不疯的时候甚也看不出来,疯的时候就又哭又笑,还褪下裤子当街撒尿,把小娃娃们吓得撒腿就跑。王三远远瞅着,脸上的表情好像扭麻花。    3.  王三晃晃悠悠在街上乱窜,一抬头撞见了一个人,谁?村主任张蛮子。张蛮子边走边回头,没想到迎面走来了王三,多亏收脚收得快。张蛮子一下子站住脚,虎眉立眼喝道:“不长眼的东西,不看老子过来了,还瞎逼撞个甚!”  王三慌忙哈哈腰:“蛮哥哎,我这不正想事情哩嘛。”  “罢败兴啦,还想事情,你狗日的想的个甚事情!”  “蛮哥哎,我是想啊,村里要是真的拨下修路款就好啦。”  “这话咋说嘛?”  “唉,蛮哥,你看看你脚下这路,还叫路啦不叫,一走崴了脚,再走闪了腰,天生的瘸子——地不平嘛。”  “快啦,就快拨下来啦。”  “噢……”王三顿一顿,道,“可是——可是——我听人们说,别的村早就拨下来啦,”王三抬手抹抹脖子上的汗,接着说,“好像——好像咱村也拨下来啦。”  “是哪个驴日的放屁哩!你狗日的也听他们鬼圪嚼咧?我咋不知道。”  “嗯,那就是可能还没咧。我就说嘛,路修好了,对谁也没害处。”  “那肯定嘛。哎我说,三儿,你可别听那些嚼舌根的胡嚼,我的话你还不信么?”  “信信信!”王三忙不迭地点着头,暗自却想,哼哼,信?信就有了鬼啦!他心里打着小九九,嘴上不敢不敬,有些讨好地躬躬腰:  “哎,蛮哥,我看见刘青梅啦。”  “看见刘青梅有甚要紧咧,还值当顶个事情的说。”  “唉,蛮哥你是不知道哩,她趿拉着两只烂拖鞋,朝村东头走啦,我看是又发神经咧。”  张蛮子一听,就跟王三说:“噢,你这个情报很重要。我跟你说啊,你给咱到村东走走去,看刘青梅做甚咧,有不对劲处赶紧向我报告。”  王三慌点点头,就像小鸡啄小米,心里却骂道:狗日的,又思谋着害人咧。王三瞅着张蛮子慢慢走远,叹口气,想,唉,刘青梅啊刘青梅,你就是个气门芯!村选还不就是个样样,人家选谁不选谁干咱受苦人球事,你还愣把棒槌当了真(针),在村里喧喧就不说了,你还要到县上去告,这下好了,闹球成个神经病,让你再告!唉,世上这事情,难说哩。  还是在两年前,张蛮子就物色王三做了自己的情报员,村里有甚事,立马就能到了他的耳朵里。遵循礼尚往来的原则,张蛮子给王三的回报是,一年多加二百个工。王三先是说下甚也不干,说丢人败兴的,让人知道了不活剥了我皮。张蛮子眼一瞪,叫你干是看得起你,别你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王三知道,这是霸王硬上弓,由不得自个儿了,也就死心塌地做了这营生。不过他心里有数,头上三尺有神明哩,该说的就说,该眼睛一闭装不知道的也就那么回事了。瞎胡活着吧,他倒也乐得自在。本身他就喜欢大街小巷乱窜,这下子更有了理由,按坐街婆们的话说,王三是成天活在大街上了。    4.  张蛮子抬脚先到治保主任黄玉红家,针对近期村里屡次有人翻墙入院拾翻人家东西的事情问询了一番,接着对黄玉红说:“要是再有人到县里上告,就不客气,先撤了你黄玉红治保主任的职再说。”  黄玉红说:“是是是。”  看着黄玉红这副模样,张蛮子笑了。他又换了个脸色安抚几句,就背抄后手,迈着八字步,不紧不慢向妇女主任高卫华家走去。  一见了高卫华,高卫华就问:  “一大早到哪去来?”  张蛮子说:“哪也没去,爬起来就到你家来啦,趁你家老孟不在——”  高卫华哼了一声道:“鬼打得你胡说咧。”  张蛮子说:“那你说我到哪去啦?”  高卫华轻蔑地问:“刘青梅家,对不对?”  “没影儿的事。”  “你就不用硬嘴呲啦。”  “你咋知道的?”  “要眼出气呀?”  张蛮子嘿嘿笑:“你长得个千里眼呀。”又说,“我是担心她出事呢。”  “罢罢罢,我还不知道个你。你就这么点出息?咋连个神经病也不放过。”  张蛮子说:“净瞎说咧,你也信人们的话。”  高卫华说:“不说了,没意思。”  张蛮子就说:“那咱就说点有意思的。”    5.  王三急慌慌跑进来的时候,张蛮子正在穿衣服。高卫华敞着半个怀,头发奓蓬蓬的,惹得王三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看。王三的球样让张蛮子不屑。张蛮子哼了一声,扭脸问:“甚事啊三儿,不能在手机里说?”  王三揩一把汗津津的脸,忽眨着老鼠眼,尖着嗓门儿,颤着声儿,道:“不——不——不好啦——”  “又咋的啦?”张蛮子甩给王三一个鄙夷的眼神,嘴里哼哼着,“看看,四十岁人啦,老也不成个气候,连话也说不囫囵了。”  王三越着急越说不成话:“不是,不是——唉,好我——我的个——张蛮哥咧,出——出——出——”  “你他妈成心气死人啊,给我唱!”  “噢,好,好。”王三清清嗓子,唱起来:  “花蛋蛋儿的个刘青梅呀——她跳了大渠啦呀呼嗨……”  “甚?净胡球闹!天大的事出下啦你狗日的不早说……”  王三大张着嘴巴,小眼睛眨巴着,悄没声儿立在那里,大气不敢出。  张蛮子抓起褂子往外跑,又扭回头来冲发愣的高卫华道:“把你个气门芯,锁上门慌走哇,还等甚咧!”    6.  隔了两天,一辆警车风驰电掣向村里驶来。一会儿工夫,人们眼睁睁瞅着张蛮子被带上了警车,绝尘而去。大家都摇头咂舌,窃窃私语。人群里,王三冷着个脸,自言自语道:“我早说过嘛,头上三尺有神明哩……”   共 29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样治疗阴囊湿疹更彻底 这些方式要知道
昆明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患者宜吃什么食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