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本溪信息港 > 教育

妖精的魔匣 第八章 龙之怒吼

发布时间:2020-02-15 20:01:56

妖精的魔匣 第八章 龙之怒吼

“和你想象的有所不同。”

亚雷看了一眼仍在不停抽泣的瓦氏三傻,脸上露出了追忆之色,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德萨村的那个神秘湖底,思索着说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世界上应该有一种能人工制造龙血的方法,我双眼就曾经沾染过那种龙血,功效和真正的龙血没有区别。”

他隐去了人工龙血的制造方法,如果让老瓦姆知道人工龙血是把同族当原材料消耗,以它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得被活活气死。

“人工龙血……人类的技术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吗?”老瓦姆吃惊的倒抽一口凉气,洞穴内又一次掀起了风暴。

“不,只是黑魔术而已,从龙种的体内提纯出龙血,一种令人不齿的禁忌之术。”黑发骑士违心的撒了一个谎。

“原来如此……世界真是奇妙。”老瓦姆这才松了口气,眼眸中露出喜悦之色,身后的长尾巴吃力的摇摆了两下。

龙裔看待龙种的态度,差不多就和人看猴子一样,虽然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亲近之感,但是终究不会将其当成同类。

“那么,需要多少才能让你恢复精力?”

“……”

老瓦姆闻言立刻合上了双目,像是在估测此刻身体的受损状况,沉默了片刻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一加仑的龙血,应该就足够了。”

“我现在就去办,这或许需要几天的时间。”

黑发骑士竖起右手的食指,指着对方的双眼,郑重的嘱咐道:“在我回来之前,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得给我撑下去”

“我会做到的。”

老瓦姆微微一笑。目光里夹杂着温和的暖流,声音从喉咙深处传来:

“如果您能救下我这条命,那么以先祖的荣誉发誓。我将成为您在所有魔怪中最坚定的盟友,绝不背弃。”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亚雷轻轻颌首,接着扭头望向面露希冀之色的瓦姆三兄弟,对着他们说道:

“你们随便哪一个,抽空通知一下夏琳我离开的事情,其余时间照顾好你们的祖父。”

“明白”

它们一边用尾巴撇鼻涕,一边重重的点着脑袋。

为了尽量的节约时间,亚雷没有选择乘船,而是直接跳海游过了凯尔特海峡。踏足高卢之后,再乘坐专用飞艇行驶到色雷斯。

他依稀记得德萨村湖底结界毁灭的时候,由帝国的军队接管了那里,既然是这样,那么龙血圣杯制作技术肯定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存。

以学院那帮研究员的节操值来看,人工龙血的提取方法,他们也不可能不贪心,那可是适用度极广的炼金材料。

……

方尖塔,研究所。

这一路马不停蹄的跋涉,使得亚雷的外表相当狼狈。幸好院方守卫的依稀还记得有他这个人物,也没有盘问多少废话,便直接开门放行。

维斯塔的**办公室门前。

黑发骑士整理了一下身上缩水之后皱巴巴的训练服。轻轻敲敲门。

咚咚咚。

“请进。”维斯塔懒洋洋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亚雷推开复合门,办公室里有些阴暗,天花板上的荧光灯一闪一烁,算是唯一的光源。

这位熟识的大龄剩女站在荧光灯下方的一张高脚凳上,抓着一只崭新的荧光灯,正用另一只手拨弄着旧灯泡,试图将其拆卸下来换上新的。不过这位高级研究员明显不擅长这种事,笨手笨脚的捏着旧灯泡,半天都没有摘下来。

“亚雷你来的太是时候了。快快快帮我把这个该死的灯泡给换了”

维斯塔一看到他,便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挥舞着两只手,立刻就跳下高脚凳。

“……”

黑发骑士默默的挥出隼剑。两条链剑裹住旧灯泡顺着逆时针直接扭下,另外三条抓住新灯泡按了上去:

“这么大个研究员,顺时针逆时针都分不清么?”

“哈哈哈,不要在意这种小事。”

她干笑着摆了摆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大褂,蓦地一拍脑门:“不对啊,你现在已经是凯尔特的总督了,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额……”亚雷张了张嘴巴,正欲开口。

“嘘,先别说话,让我猜一猜。”

维斯塔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装模作样的晃了晃脑袋,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肯定又遇到了某些难以解决的麻烦事,不得不求助我这个知心又善良的大姐姐,期望得到指引,是这样吗,我没有猜错吧?”

“……”他此刻的脸色和发色一样黑。

“呜呜呜呜”

某剩女用纤手捂住脸庞,一边轻声的叹息,一边做泫然欲泣状:“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从年长的女性身上索取一切,然后就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

“不要把我说的跟渣男一样”亚雷怒发冲冠到几乎爆炸。

“这么久不见,开个玩笑而已。”

维斯塔将手掌从俏脸上挪开,整理了一下发丝,正色道:“说正经事吧总督大人,区区在下,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地方?”

“叫我亚雷就好了,千万别用总督这个称呼。”

黑发骑士发现自己在这名大龄剩女面前总是容易吃瘪,迅速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对德萨村的事情,还有没有印象?”

“德萨村……让我想一想。”

她将翘臀搭在办公桌的边沿处,从白大褂的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根女士烟烟,没有点燃,衔在口中深吸了一口,模糊不清的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全村都是疯子的血腥工坊。被你妮可还有另外一个人捣毁的村庄,是这样吧?”

“对”

亚雷神色一喜,正准备继续追问。却看到对方又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收拾,不得不又强行合上了嘴巴。

“嗯嗯嗯”

维斯塔指向自己的薄唇。然后衔着滤嘴上下不停的晃动,脸上挂着一副“你懂的”这种表情。

“……”

黑发骑士深吸一口气,左手食指的指尖窜出一丝火苗,笑容可掬的替她点燃。

“呼总督大人点燃的烟,滋味真不错。”

她冲亚雷吐了一道混合着香风的烟圈,很愉悦的昂起头,妩媚的笑道:

“我差不多也能猜出来你此行的目的了,你是想问龙血圣杯的事情。还是想问人造龙血的事情?”

“人造龙血。”

“理由呢?”

“高地王国的间谍侵犯凯尔特疆界,试图刺杀瓦姆一族的长者,被它使用超出自己极限的能力唬走,但是那只老瓦姆也因此深受重创,需要龙血治疗伤势。”他将目光从对方胸前敞开的缝隙上挪开,简明扼要的说道。

“我明白了……”

维斯塔转身去过桌面上的水晶烟缸,熟练的抖去烟灰,遗憾的说道:

“但是这件事后来我没有参与研究,不过罗伊德所长应该知道,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心动的礼物。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能不能下次……”亚雷虽说带了金券,但是朋友之间就这么直接给钱,感觉有些不妥。

“噗哈哈。说说而已。”

她忍俊不禁的噗嗤一笑,白玉般的双颊腾起红霞,娇艳得如同胭脂,轻快的走到黑发骑士身边,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笑吟吟的说道:

“跟我来吧。”

……

研究所,罗伊德私人**实验室。

天花板上的灯华映入地板,实验室内的格式炼金器材焕发出奇妙光彩,在室内星星点点流溢。呼吸的空气中也充斥着一股苦涩的药味。

“人造龙血?我们确实有这种东西。”

罗伊德所长推了推眼镜,将怀表置回口袋。慢条斯理的说道:

“但是成本非常的贵重,不瞒你说。我们这里的人造龙血,全都是打着替瓦姆们检查身体的名义,偷偷抽取血液提炼而成,研究所的存货也不是很充足。”

“我要一加仑”黑发骑士才毫不犹豫的说道。

“唔……”

这位所长低下头做沉思状,镜片在灯光中闪烁起雪亮的光芒,缓缓的说道:

“五个亿,不二价。”

“五个亿可以,但是我要一加仑半”亚雷决心尝试着讨价还价,不能他说多少钱,自己就能给多少钱。

“一言为定”

罗伊德随即抬起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另外我再送你半加仑,已经让价到这个份上,你就不要不知足了。”

“……”

黑发骑士此刻有种抽自己嘴巴的冲动,接着迅速沉下气,冷静的说道:

“我当然不会不知足,只是想说,凯尔特的矿石原料稀有炼金材料,等等非常充足,更是魔怪之家。”

“嗯”

罗伊德露出了动容之色。

“高地王国的卢恩道具,我也有办法搞到手。”

“咳咳咳”

维斯塔惊讶的深吸了一口烟草,然后被呛到了肺部,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我的领地格拉摩根,一个**的次世界残片,绝对是上好的研究基地。”

“然后呢?”

罗伊德所长颤抖着举起右手,轻轻取下了眼镜,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我愿意向你们提供一块土地建立研究基地,免费的。”黑发骑士盯着他的眼睛,面无表情的补充了一句:

“而且,建造费用算我的。”

“不过是两加仑人造龙血而已,送你了”所长大人一拍大腿,豪气干云的说道。

……

人造龙血库的取存口,就像被切出一个边缘整齐的圆洞,里面闪烁着金属银质的光辉,一根琉璃管道斜斜的插入其中。殷红而灼热的龙血不住顺着琉璃管流出,滴在台基下方的琉璃樽内。彷彿一盏煮熟的葡萄酒。

维斯塔取过琉璃樽,小心翼翼的倒入一只皮质加仑桶内,然后封好盖口。轻声念叨道:

“这是第二十杯,正好两加仑。拿好了”

“这样一来。”

黑发骑士提起两只加仑桶,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老瓦姆的命应该就能保住了。”

“加油”

剩女殿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的嘱咐道:“研究基地一定要建好,将来我说不定会调过去,尤其是住宿环境,太差了我可不去。”

“放心的交给我吧如果将来你不满意,我就把伯爵府腾给你住”亚雷拍着胸脯,满口答应道。

“这可是你说的。”她似笑非笑的眨了眨眼睛。

……

凯尔特。翡翠山谷。

“爷爷,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鹿腿,我给你抓了四十多只呢,皮都剥好了,你就吃一点吧。”瓦一将两百多条烤熟的鹿腿拨到了老瓦姆面前,

“爷爷,我给你唱首歌吧”

瓦二大步走到祖父的耳朵旁,扯着嗓门就鬼嚎了起来:

“就像阳光穿破黑夜……黎明悄悄划过天边……正义的路就在脚下……不要悲伤不要害怕……充满信心期盼着明天”

“……”瓦三默默的将金币堆成了毯子,用鼻子拱到了老瓦姆的身下,试图让它好受一点。

“呼……呼……”

然而不论瓦氏三兄弟怎么努力。老瓦的精神状态依然不可避免的愈发萎靡,在亚雷离开后的第三天,它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毫无感觉。

“怎么办,爷爷不吃东西了。”瓦一哭丧着脸嚷嚷道,顺势将一条鹿腿丢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正义的歌声也不起作用。”瓦二将脑袋缩在爪子下面,呜咽着说道。

“爷爷它居然对金币没有反应”瓦三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别哭了你们的祖父还没死呢”

一阵嘹亮而稳重的声音在洞穴内回响了起来,话音未落,黑发骑士便提着两只加仑桶,飞速闪烁到了老瓦姆的身边。

“总督大人,你可总算回来了”瓦氏三兄弟直接就扑了过去,用脑袋蹭着亚雷的身体。身后三条尾巴摇晃的跟大狗一样。

黑发骑士被三只坚硬的脑袋挤得呼吸不畅,一边拍着它们的脑袋。一边连声安慰道:“乖乖乖,你们都很乖。我已经把龙血带回来了,你们的祖父有救了。”

“太好了快给点爷爷喝吧。”

“瓦一瓦二你们一左一右拉开它的嘴巴,我把龙血灌进嘴巴之后,瓦三垫起你祖父的下巴,帮它喝下去。”

“没问题”

瓦一瓦二迅速跑到了老瓦的巨口两旁,后肢支撑起身体直立了起来,并用爪子将它的嘴巴向上推开,瓦三同时将脑袋顶在了老瓦姆的下颚位置。

“……”

亚雷打开两只加仑桶的盖子,走到老瓦如同山洞般深邃的巨口前,径直将两只皮桶掷进了它的喉头这两只加仑桶的材料是真皮,可以食用。

“我顶”

瓦二奋力顶起老瓦姆的下颚,帮它微微昂起脖子,将皮桶吞入胃中。

帮助老瓦姆吞入两加仑的人工龙血之后,瓦姆三兄弟将老瓦姆的脑袋轻手轻脚平放回地面上,并期待的伸长了脑袋。

忽然间

,老瓦姆体表燃烧起了一层赤红的火焰,与此同时,细微的脆裂声缓缓从它身体表面上传来。火焰迅速膨胀拔高,如同漩涡般缓缓转动着,以洞穴内最核心的老瓦姆位置为中心,顺时针缓缓转动。

黑发骑士注视着它,发现老瓦姆鳞片上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纹,伴随着裂纹不断增加,他发现对方的生命力正在发生变化,是一种从最根部慢慢涌上来的细微变化,如同破茧重生的蝴蝶。

陡然间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从他们所在的洞穴内响起,赤色火焰径直冲破洞口,如同一条巨大的舌头,舔舐着深蓝色的天空。

洞穴内部,老瓦姆已经四肢抓地的站立了起来,瞳孔中燃烧的银火愈发旺盛,浑身浮动出不停的扭曲肌肉块,鳞片也开始一层层的脱落,迅速生长出一层更为僵固强韧的火红鳞片。

嗷嗷嗷

老瓦姆猛地仰天长啸,撕拉一下,它的背部裂开两道血淋淋的伤口,在火焰中延伸出两对蝉翼一样的肉翅,并迅速变得坚固粗壮,形成两条修长的肉翼。

陡然间,老瓦姆脑壳顶部,直接生长出一根巨大的独角,两处眉线的尽头,紧随其后的拱出两个弯曲的骨角。

“巨龙……巨龙”瓦一闭紧的双眼淌出两行热泪,下意识的喃喃自语着。

“爷爷恢复成真龙了爷爷恢复成真龙了”瓦二兴奋的在火焰中不断打滚。

“这就是我们原本的样子火焰巨龙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样子”瓦三兴奋的踮起双足,不断捶胸咆哮起来。

“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啊。”黑发骑士沐浴在舒适的龙息中,喜形于色的感叹道。

老瓦姆,不对,应该说是火焰巨龙狠狠扬起修长的蛇颈,银火燃烧的双瞳对向悠远青空,发出一声悠长而洪亮的啸声。

三只小瓦姆也跟着扬起脖子,远眺着深蓝的天空,发出了相比之下略显稚嫩,却充斥着火焰般信念的龙吼。

这声音饱含着血和泪,如同瓦姆一族数千年遭受的磨难,无比的苦涩和沉重,也如同初生的旭日,散发出无限的生机。未完待续。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